共享单车集体涨价“烧钱”之后共享经济何去何从

2019-07-12 04:12:02         浏览量:3879

为促进乡村振兴,武汉市于2017年创新实施了“三乡工程”,推动市民下乡、能人回乡、企业兴乡,当年吸纳社会资金160.1亿元,增加农民收入总额22.12亿元。“三乡工程”受到中央农办肯定,并在全省推广。

有人或许会质疑:我们明明是在讨论共享经济为何涨价,为什么反倒问起之前为何低价呢?事实上,很多用户之所以对最近的这轮涨价感到猝不及防,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他们将共享经济在一段时间里的“低价”当成了天经地义,而从来没有意识到,这种“低价”是有特定理由的。

一旦洞察了共享经济低价属性的本质,便不难明白:共享经济为何会涨价。归根结底,“烧钱”的运营模式,在任何行业领域都不可能得到长期的维系。当市场从激烈而混乱的原始竞争期,走向数家大型企业各自占据“山头”的稳定盈利期之时,这种通过补贴拉拢用户的做法便完成了它的使命,自然会被企业摒弃。毕竟,企业推出这些服务,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赚钱,在用户已经养成了使用习惯,对产品形成了一定黏性的情况下,涨价对企业来说,可谓是不言自明的选择。

一直以来,提起“共享经济”,人们的脑海中便会浮现出物美价廉、方便快捷等一系列美好的形容词。很长一段时间里,共享经济的表现也确实配得上这样的赞美。然而最近,情况却在悄悄发生变化。

对于北京正在进行的中轴线文物腾退,宋慰祖建议,应该修订文物法,明确对占用文物的单位和个人给予怎样的补偿条件,而不是一事一议。

面对这种显著的变化,受到直接影响的用户不禁要问:为什么?而这个问题,实质上又可以分解成两个问题:第一,在过去,共享经济为何能够如此的廉价?第二,如今,共享经济又为何会变得昂贵起来?

“去年孩子争气考上了国家重点大学,今年我们老两口儿要多赚些钱,为了供孩子上大学干劲得更足。”家在内蒙古呼伦贝尔的刘建业已经在外闯荡近10年了。2009年,42岁的他和妻子离开家乡前往深圳打工。前后换了不少活计后,现在的他在一个建筑工地做建筑工人,妻子在工地做饭。今年他们返回深圳打工又有了新奔头。

在许多城市里,常常利用共享单车通勤的人们发现,共享单车的价格与过去相比涨了不少,摩拜单车、哈喽单车等平台的消费价格,已经达到每15分钟1元,用户的通勤成本开始增长。与此同时,在大大小小的店家中随处可见的共享充电宝,时租价格也从兴起之初的几角钱,一路飙升到了2~3元的水平上,让许多用户产生“不敢轻易充电”的感受。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致辞中充分肯定了本届“香港杯”外交知识竞赛的成功。她指出,本届竞赛共有164所学校,逾2.8万学生参赛,创造了历史新高。林郑月娥认为本届竞赛适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以“新中国七十年,新时代外交梦”为主题,让香港学生回顾新中国七十年取得的成就,了解国家发展理念、目标和方向,不仅能增长对国家外交政策和国际形势的认识,也能兼具国家观念和世界视野。

资料图:民众正在使用共享单车。中新社记者张云摄

“原来她真的在骗我,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应该是在店里,马上出发!”执行队伍火速赶到航鹰大道某房地产公司。

把共享经济曾经的低价,等同于这些服务的合理市场价格,那无疑是错误的。在共享单车出现之前,曾在租车行租借过自行车的人,会很清楚共享单车一开始的定价到底有多便宜。而支撑这种低廉定价的根本原因,既不是共享单车的运营者找到了节省成本的独门妙招,也不是共享单车的老板大发慈悲,而是因为他们在运营过程中投入了大量的补贴,以鼓励用户购买这种新型服务,同时与竞争对手争抢客源。简单来说,是共享经济运营者的“烧钱”行为,造就了共享经济的“低价”。用户在这个过程里一方面占了补贴的便宜,另一方面也为运营者提供了稳定的客源。

据了解,南通雅本化学隶属上市公司雅本化学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成立于2010年9月,主要从事化工产品生产、销售;甲醇、乙醇溶液生产;危险化学品批发;化学技术研究开发及技术转让、服务;生产、加工、销售农药原药;农药制剂分装;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等。

双方首发

同时,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已按规定享受上述税种和附加的其他优惠政策的,可叠加享受上述优惠政策。优惠政策执行期限为今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

各个方面的迹象表明,共享经济的“低价时代”似乎步入黄昏,用户恐怕要做好准备,迎接全新的供需关系和全新的市场环境——当然,也有全新的价格。

在报废高峰期即将到来的今天,让电器电子垃圾“化腐朽为神奇”,完善废旧产品回收拆解体系已经迫在眉睫。这其中,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是重要一环。许多欧洲国家明确要求生产者要在产品生命周期内承担环境责任,完成废弃产品的回收、处置等一系列工作。比如德国设立了约1500个公共电子垃圾回收中心,生产商有义务免费向公共垃圾中心提供电子垃圾回收容器;在产品进入市场前必须提交注册信息,汇报每月产品在德销售情况及每年的回收情况。

此时,用户的选择其实只有两个——或去或留。而他们的选择,最终会决定一家共享经济企业究竟是走向稳定,还是走向覆灭。当低价战略已成往事,决定用户是否愿意继续使用相关服务的,便是企业能否提供符合用户心理预期的优质服务。而这一点,是习惯了以“烧钱”方式攻城略地的新兴企业们,必须尽快学会的一课。对消费者而言,他们不得不适应新的价格;对企业而言,他们同样必须适应消费者的全新预期。毕竟,双方自愿才能形成交易,今天的共享经济确实为社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便利,但距真正令用户满意,无疑还有不小的距离。对共享经济的发展而言,这是比过去的“烧钱大战”更艰巨的挑战。

上一篇:猪油其实是个“宝”?植物油和猪油,选哪个才健康?
下一篇:黑龙江公安警官职业学院获职业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
您已顶!来,表个态~
×

推荐阅读

返回首页

热点资讯

精彩推荐

最新推荐

王金平首度表态将参选2020 韩国瑜4字回应引遐想
王金平首度表态将参选2020 韩国瑜4字回应引遐想
北京推出40位外籍专家评北京巨变微纪录片
北京推出40位外籍专家评北京巨变微纪录片
借酒骚扰女乘客 撒疯自残抗执法:“列车渣男”丑态百出
借酒骚扰女乘客 撒疯自残抗执法:“列车渣男”丑态百出
羽毛球年终排名:中国队仅混双排名第一
羽毛球年终排名:中国队仅混双排名第一
冰城“小龙女”医生在家养蜂500只,全家人几乎都蛰遍了……
冰城“小龙女”医生在家养蜂500只,全家人几乎都蛰遍了……
突发!驻日美军战机与加油机相撞坠海 7人失踪1人已被找到
突发!驻日美军战机与加油机相撞坠海 7人失踪1人已被找到
美国官员:中国修建大坝对下游国家不利 我外交部驳斥!
美国官员:中国修建大坝对下游国家不利 我外交部驳斥!
塞西承认埃以反恐合作?埃方要求美媒“撤播”
塞西承认埃以反恐合作?埃方要求美媒“撤播”
黑龙江:首批20名援藏教师抵达西藏
黑龙江:首批20名援藏教师抵达西藏
吴宗宪谈教育称要和孩子成为朋友 但错就是错
吴宗宪谈教育称要和孩子成为朋友 但错就是错

权所有Copyright (c) 2009-2019 copyright 茅天峰影网 All Rights Reserved